除了三河大捷,这段凄美的爱情,也发生在三河古镇

娱乐 2024-04-12 23:36:00 93539

七岁那年,除河正月的大捷段凄一天,村里个子高挑、爱情身材瘦削的生河二叔,一面远远说着话,古镇一面挨家挨户地送磁带,除河等散到我家时,大捷段凄他送过一盘磁带,爱情我才听清他口里说的生河是,给你们每家发一盘磁带,古镇没事放着听听啊,除河不然搁在家里时间长了,大捷段凄就坏了,爱情放不出来了。生河

除了三河大捷,这段凄美的爱情,也发生在三河古镇

他送给我家的古镇,正是一盘叫作《小辞店》的磁带,还是(上),(下)他又顺手送给我们隔壁家了。

从此后,大正月里,有事没事,我们两家,便听磁带里,一男一女,一递一声,在那里凄凄切切地唱,大人们听得一往情深,我们小孩子就只听个热闹,因为不知道唱的什么。后来断断续续听大人们说剧情,不久又看电视剧,才知道原来说的是个爱情故事,故事发生地竟然就在我们县城隔壁的三河镇,离我们这里,也就半小时的车程。

故事说的是,在清末民初,家住三河镇二龙街一个叫柳凤英的卖饭女,开了一家客店,名唤小辞店。柳凤英的丈夫好赌成性,没日没夜地在赌场厮混,夜不归家。这柳凤英倒是个勤劳美丽的女子,许多来店的客人,都觊觎她的美貌,他却独独看上进店投宿的忠厚老实的蔡鸣凤。

这蔡鸣凤原是湖北黄冈浠水县人,因夫妻感情不和,负气外出做生意,“江湖上贩翠花带卖丝绸”。

后来又因病,在客店便长住了下来,这柳凤英一见他,便心生欢喜,为他延医诊脉,抓药熬药,细心照料,一来二去,情愫暗生。这蔡鸣凤又扯谎,说自己是父母双亡,孤身一人未成家,实际情况是,他早已是别人的上门女婿,岳父叫朱茂卿,妻子叫朱莲。

想来,彼时的他,对这个贤惠貌美的卖饭女,亦心生爱慕,所以才不愿实情相告,然后他们在这小辞店,便暗地里做了三年露水夫妻。

这期间,当然少不了公婆邻里的喧嚣吵骂、指指点点。

那一日,岳父托人带信来,说自己病重,要求蔡鸣凤速回黄州,不得已,他才把真相向柳凤英和盘托出。

一霎时,柳凤英只觉五雷掣顶、天昏地暗,她一直天真地以为,他们可以就这么偷偷摸摸,天长地久,却怎知,三年日月浓如酒,如今到底是水月镜花一场空。她呼天抢地,悲恸欲绝:

蔡郎哥哥他要走,绝了妹妹的路。

听一言不由我珠泪洒,好一似万把刀,把我的心挖。

你这一走,我从此人生的路,便也走到了尽头,我泪落如雨,心如刀绞,而你却,归心似箭,再不回头。

她又思量,不如就狠心跟着他去浠水县,他却说名不正言不顺人口如刀;她又说愿意跟定他,由大做小,他说,我的妻怎肯将你轻饶,何况我还是个上门女婿。

所有她想到的路,他都狠心一一亲手把它们堵死了,她终于绝望地看到,他们这三年情缘,注定再不会有未来。

临行时,他又劝她:

穿红的来戴绿的去,比我更好。

她便哭道:

穿红的来戴绿的去,没有我的哥哥好。

是啊,纵这世间有千好万好,在我眼里心里,却只有哥哥你最好。

任这世间有弱水三千,我只要得你这一瓢,便心满意足,此生再无可求。

他到底不忍心,临别之际,又给她留个盼头道:

到来年春三月,再来妹家。

原以为与你分别,只是小辞数十日,或者长至三五月,彼时,蔡鸣凤再不会想到,这世间,那些我们爱过的人,这匆匆一转身,便是一辈子,从此,死生不复相见。

他带了三百两雪花银,一路坐船坐车,山高路远回黄州去,半道上又被小偷盯上,夜半归家,竟又被妻子朱莲伙同其奸夫陈大雷杀害,那把杀人刀的刀柄处赫然刻着一个“朱”字,于是闹到衙门,便说是岳父朱茂卿所杀,真正的凶手陈大雷早已逃之夭夭。

朱茂卿明知是女儿和奸夫所为,他写信给女婿,说病重是假,不过是要他归家,和女儿过安稳日子,再不愿看到女儿日日这般胡作非为、丢人现眼,却怎知,徒然害女婿一命归阴。

为替女儿遮羞,他主动承担下罪责,说自己贪图金银,杀了女婿,当然于情理不合,先前那小偷实在看不下去,主动上堂,把自己亲眼所见,一一和盘托出,这时,陈大雷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谁成想,因为蔡鸣凤托梦,预感不祥的柳凤英,不顾路远山遥,匆匆赶至湖北浠水县,要替她的蔡郎伸冤,却在大堂之上,被迫说出自己和蔡鸣凤三年露水夫妻之情,又被当地官衙以有伤风化为由,直接判以卖为官妓。

在押解途中,路过蔡鸣凤之墓,柳凤英肝肠寸断,最终一头撞死在墓碑之上。

情色、凶杀、断案,所有人都可以从这出戏里,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于是这故事,由最初的民间艺人,搬上舞台后,从此便盛演不衰。

但是在安徽的三河镇,还有湖北的浠水县,不论是庐剧、黄梅戏,还是楚剧,当地人都长期抵制搬演该剧。

在三河镇,柳凤英的真名其实叫胡翠莲,胡姓在当地是大姓,据说,当地有人因与胡家有隙,特意将此事编演成戏,借此嘲笑胡氏姑娘不守妇道,但是胡氏家族在三河户大势强,因此,此戏不但在三河镇被禁演,剧中女主人公也被迫改了名。

而在湖北浠水县,不但戏被长期禁演,甚至直到百年后的2002年6月,因为当地要在一个叫太平寨村的山区修路,无意中在半山处的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座古墓,却无人认领,最后正准备要当作无主坟墓被迁走的时候,当地朱蔡氏家族几位老人,才迫不得已站出来,承认是他们祖辈蔡鸣凤的坟墓,因为名声不好羞于承认。

时光遥遥已过百年,早已换了人间,可是人们根深蒂固的某些传统观念,似乎从未改变。

遥想当初,若他们,一个伴着不贞之妇,一个守着赌棍之夫,含垢忍辱,了此残生,世人一定要赞美他们的坚忍与伟大,在内心深处,默默给他们树一座孝义贞洁牌坊,可是有一天,他们决计要挣脱这世俗牢笼,主动寻觅属于自己人生爱情的幸福与自由,所有的脏水污水,便齐齐向他们泼来。

戏中人曲折悲惨的人生经历,那如泣如诉、无限哀婉的唱段,让无数听者唏嘘不已,在戏外,那些和《小辞店》有关的人和事,同样让人感慨系之。

解放前,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凭着一曲《小辞店》,红遍大江南北;文革时,这出戏却被诬为毒草,被禁演,严凤英惨遭迫害,最终被逼自杀,年仅38岁,死后还被当时的军代表刘万泉开膛破肚。

同样让人扼腕叹息的,还有后来黄梅戏电视剧《小辞店》中蔡鸣凤的扮演者,著名黄梅戏演员韩军,竟于1996年跳楼自杀,年仅28岁,而柳凤英的扮演者韩再芬,则终身未嫁。

一曲《小辞店》,他们声情并茂、唱演俱佳,声声哭诉断人肠,可是他们终是戏外人,却怎知,有一天,他们演着演着,竟不觉中了《小辞店》的蛊,他们也成了戏中人。

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去三河镇买米饺,又一路陪着他在古镇漫步,踏着细雨后的青石板路,穿过熙攘的人群,沿着一座白色拱桥拾级而上,过了石桥,一抬眼,二龙街的指示牌赫然映入眼帘,一下子便让我想起小时候,二叔送来的的那盘《小辞店》磁带,可是当地老人告诉我们,这个二龙街是后建的,真正的二龙街,早已在1979年,修杭埠河时,永远沉入河底了。

当年身材高挑的二叔,因为患肝癌,已去世多年,那盘磁带,也已找不到了。

当年的二龙街,连同柳凤英的无数爱恨情仇,早已无声无息沉入河底,可是这人间,终究是热闹的。

作为太平天国抗清战争中,著名的三河大捷战争发生地的三河镇,正在积极利用《小辞店》品牌,大力发展当地旅游业,而在遥远的湖北浠水县,也已于2008年,把蔡鸣凤传说列为该县民间文学类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还有人提议将三河古镇和湖北浠水县连成一条旅游线,唱楚剧、庐剧、黄梅戏的《小辞店》,大力发展两地爱情文化旅游线。

如今的当地人,纷纷赞美说,卖饭女柳凤英敢于冲破封建礼教束缚,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她是三河镇女子的骄傲和自豪。

又有人写文章考证说,真实的故事发生地是在安庆市望江县华阳镇,理由是从湖北浠水到苏杭二州做生意,华阳镇是必经之地。

争得那叫一个热闹。

可是,在柳凤英凄然决然撞向蔡鸣凤墓碑那一刻,这喧嚷无情人间,便从此再与他们无关。

本文地址:http://yd.camjlyw.com/news/413e299577.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站热门

2024年香港优才计划申请到续签到永居全攻略!看完你就懂了香港优才计划申请流程

云南那么多少数民族是从哪来的云南什么族人最多云南什么族人最多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

浙江省城市发展设想!绍兴一分为二,慈溪余姚合并升级

江苏省的区划调整,30年时间,省会为何搬迁了4个城市南京镇江合并改名

潜江一男子开赌场被关停为泄愤报假警被处罚

关于医保信息系统暂停运行的通告南通合作医疗查询

请注意!海关总署个人寄往港澳台的物品每次限值800元人民币

友情链接